call me 佐小白ww(谢吙柴赐名233)
佐助本命,佐鸣佐无差ww
宇智波三四五件套都吃
荼岩/瓶邪瓶/黑花/高桂高威
偶尔开个车
原著向爱好者
也因此并不知道糖为何物【挥手死】
岸本老贼我要跟你谈人生
 

最近写文一直在单曲循环的歌。

玉佩碎了,杯子裂了,听着歌恸哭的时候朋友发来信息说,最重要的东西早就不在了,放过自己吧。

我自己再清楚不过现状如何,也正因为如此我会选择一步步走远。如今距离我和她相见的惊鸿一面还差三个月满整九年,期间有七年的时间不曾见面。可那时她每一个动作每一丝表情,我闭上眼依然清晰可见。

我在写文的时候时常会想,心里那种即使知道现实如何也无论如何不愿放手的心情是否会和鸣人有一丝丝类似,而即使知道自己心里如何相思却还是必须按照自己规划的道路走下去哪怕和她越来越远的心情又是否会和佐助类似呢。

前段时间久别重逢,她谈及了男朋友和婚事。

我笑着说只要你邀请,我在这个地球上任何角落我都会赶回来的。我是真的真的祝福她,为她感到幸福。然后我见到了她男朋友。

他们走后,我坐在车里失声痛哭。上次哭成这样我都不记得什么时候了。我想我等了这么久这么久,除了这个结果还能等到什么呢?我工作生活的地方要坐十六个小时的飞机才能见到她,而她的父母却希望她每天九点之前就回家。我连在她身边做一个偶尔下班一起喝咖啡的朋友都没机会。

只有在很遥远的地方工作很累的时候想想,让自己变得更好一些,在她以后也许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我能足够强大到伸出援手。

那种整个人被生生撕碎的感觉,什么文字描述都太苍白。

所以我看着火影的官方结尾,其实说不上来什么感觉。是,这算得上是BE吧,我只要回忆一下自己的感受我就能想象到这BE是怎样一把刀把心都凌迟掉。可是我又隐隐觉得,这个结尾已经很好了。只要还能以朋友为名,聊天问候,调侃倾听,在对方需要的时候全力相助,就很开心了。

大概等待太久了。所以在写《十年》和《心路》的时候,很多句子我是流着泪写的,可惜我文笔渣从小看小说也非常少,不能组织到我满意的表达方式。

不知在这个信息传播越来越发达,人际关系越来越快餐的时代,还有多少这样的惊鸿一面在上演。但是祝愿大家也可以多感受到生活中的小确幸,那才是持久而绵绵不绝的幸福所在。

然而,人生若只如初见。

END.


评论(1)
热度(4)
© 鸣门佐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