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佐小白ww(谢吙柴赐名233)
佐助本命,佐鸣佐无差ww
宇智波三四五件套都吃
荼岩/瓶邪瓶/黑花/高桂高威
偶尔开个车
原著向爱好者
也因此并不知道糖为何物【挥手死】
岸本老贼我要跟你谈人生
 

深秋【日常/宇智波三件套+哲学组】

《初冬http://uchihanonaruto.lofter.com/post/1df21c8a_aacde6c》《盛夏http://uchihanonaruto.lofter.com/post/1df21c8a_aaf8bd6》同系列,日常流水帐向qwq

这次是剧情性最弱,描述性最强的一次【躺平】,其实因为个人最喜欢秋天,觉得有很多很美的画面,想把他们都放进去,于是就变成了这样【强行甩锅。还有,之前的小伙伴们对月亮表示了深深的怨念,于是这次直接不让它登场ww!

总之,还是那个初衷:愿有一个平行世界,始终守在彼此身边。

请需要治愈的小伙伴们放心食用,捣枣~

----------------我是还没想好早春该甜该虐的分割线-----------------------

雨下了五天。五天是什么概念呢?

 

比如,带土三天前洗好的晨跑服现在还没晾干,于是他把衣服转去了神威空间。

“反正都是没太阳,至少那边空气湿度没这么高。”

后来又被卡卡西转移了回来。

“你不要养成把那边当成储物室的习惯啊带土。上次你帮隔壁老奶奶顺好的毛线什么时候从神威里拿出去?”

 

比如,佐助和止水卷起裤腿,和鼬一起带着斗笠在雨里挖小水渠,为鼬的小鱼塘排水。

“鼬,你感冒刚好,进屋去。这里我和佐助来。”止水带着兄长的关切和不容反驳的口气说道。

“止水说的对,你进去吧。”佐助头也没抬,擦擦脸上的雨水。

弯着腰的鼬微微抬头,斗笠下露出微笑的双眼,“佐助,我提醒过你怎么称呼止水吧?”

“……抱歉,止水……前辈。”

 

再比如,房子里用柱间的木遁修复的部分泡得长了蘑菇,从一两个,变成了一两丛,大有要变成一两片的节奏。

“哈哈哈,可以自己在家做蘑菇炒饭了!”柱间蹲在走廊柱子底下。

“原来你的脑子就是这么吃坏的。”斑从后面路过瞥了他一眼。

“斑你过来帮我拔一下吧!”

“拒绝。别碰我!豪火灭......唔!滚开!”

 

第六天的清早,是佐助做早餐的日子。

 

雨还在下着,屋顶和玻璃被拍打着的声音低沉又有序地持续着,越发反衬出房子内的静谧。空气清冷,带着仿佛微微流动着的雨气。

 

他刚系好浴袍搭着毛巾走下楼,就听到身后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追了下来。

 

“佐助!我觉得我被子长毛了!”鸣人尽量压低声音十万火急地一把拽住他的手腕,不由分说就往楼上拉。

 

“长毛了?关我什么事。”佐助往后用力扯住和鸣人僵持在楼梯上。

 

“我想让你帮我确认是不是长毛了啊!!”鸣人的睡帽歪在他一头凌乱的金发上,他瞪着一双水碧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佐助。

 

佐助心想这还需要确认吗,力度却不自觉地松了下去,被拽着一路轻跑到尽头鸣人的房间。他用食指和拇指拎起被子一角,蹙着眉头看了看。“你这被单洗洗换换的,用了好多年了吧。这不是毛,是棉布绥成线了,你睡觉扽被子太用力就碎了。”

 

他环顾了一眼,“哼,不过你这房间也真是的是脏乱差到头了,发霉也不奇怪吧。”他把被子放下,冷不防被人从背后压倒面朝下摁在床上。“你这混蛋说话真让人火大!”鸣人按住他的两支胳膊,为了不吵到其他人睡觉,他忿忿地凑到佐助耳边低声说。佐助巧用腕力把鸣人的手反扣,“三秒内你不滚下去,我就把你穿墙扔出去。”佐助侧头说道。

 

鸣人一咧嘴,“论体术我可不输给你!!!”

 

“是吗?吊车尾的,你是不是忘了你这个位置其实对我有利。”

 

“少嘴硬了。”

 

“狮子连弹!”

 

等半个小时后佐助匆匆忙忙赶下楼时,厨房里已经飘出了粥的香味。他站在厨房门口看到鼬系着祥云围裙站在锅边搅拌着。鸣人跟着下楼来也看到了这场景,他转头瞪着佐助,佐助也瞪回去。

 

“吵...吵到你睡觉了,鼬?”佐助一边挽起袖子准备去洗青菜一边问道。

 

“没有,自然醒的。”鼬浅笑着关上火,盖好锅盖。

 

鸣人也硬着头皮站到台子边切豆腐,和佐助默契地准备着简单的豆腐青菜。


天开始亮得越来越晚了。往常卡卡西出门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而今天一走出客厅暖橘色的光芒,瞬间就置身于黎明前最后的夜色中,门口也跟着卷进来一股寒流,带着饱和的水汽和泥土的味道。卡卡西打了个喷嚏,暗暗叹了口气正要戴上防水披风的帽子,却被带土揪着那帽子拽了回来。

 

“你可是火影啊至少有点保暖的常识好吗笨卡卡。”带土皱着眉头给他围上一条围巾,在领子那里掖好。塞好了以后他抱着手臂站回玄关,“好了你走吧。”卡卡西一手抚上那围巾,眼睛弯出一个温柔的弧度,然后看向带土,“一直以来有你在真是太好了,带土。”

 

带土一时语塞,扭开头去摆摆手逃回了客厅。

 

今日暗部不出任务,斑和柱间坐在廊下切磋着将棋。屋檐垂落的雨帘隔开着两个世界。雨帘之外的世界,大雨不急不慢得下着,偶尔刮起的风像轻拨琴弦的手掀动雨雾阵阵摇摆,梧桐叶子早已落了厚厚一层,铺满鼬的小花圃。池塘里的翠竹水漏在杂乱的雨声中兀自规律地发出哒哒声。

 

雨帘内斑和柱间坐在蒲团上,盘腿看着眼前的棋局。刚才止水和鼬帮他们端来的热茶放在木地板上,还在冒着缕缕热气。斑穿着便服,身上披着外衣,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放在膝盖上一下一下地点着。这是他在全力思考时候的小习惯。对面的柱间一脸兴奋地也盯着棋局,手摸摸下巴,像是对棋局的走势很有把握,额前的两绺头发随着他不时的点头而微微摇晃。

 

止水和佐助出发前往警卫队,手里各自拿着一份包好了的便当,止水的上面是一个团扇,佐助的上面好像是一个漩涡,带土撑着伞只瞥到了一眼就被佐助收到了斗篷底下,然后假装没事一样和止水走远。

 

带土在门口跟斑和柱间打声招呼说要去档案室晚点回来,斑头也没回的摆摆手表示知道了,柱间让他顺便提醒卡卡西今天早点回来。

 

等一切声音又回归平静了,斑蹙着眉头慢慢走了一步棋。他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下定决心的样子。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攥住了他。

 

“干什么,想悔棋?”

 

“一直以来有你在真是太好了,斑。”

 

“你脑子受潮了?”斑甩开他的手。

 

等棋局上的形式陷入胶着好久时,鸣人从屋里走出来问为什么冰箱里有那么多糯米团子。

斑眯起眼睛回过头去。一看势头不对的柱间急忙用木遁把鸣人从斑身后的位置移到自己这边。

 

“啊哈哈鸣人你不知道今天是十五夜(日本中秋的别称)吗?那是鼬给大家买的月见团子。”

 

“十五夜?什么东西。”鸣人挑起一边的眉毛,困惑地问。

 

“确实这个节日并不是很多人过呢,特别是作为我们忍者。总之,是个团圆的节日。”柱间想了想。

 

鸣人撇撇嘴。这样的节日,他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将军。”

 

“啊?!你趁我跟鸣人说话的时候...斑你这混蛋!”

 

晚上吃过晚饭,止水端来团子和红糖。大家拿起来边吃边零零散散说着话。鸣人有些沉默地坐在自己位置上,想什么想得出神,丸子吃得也很慢。

 

“...”坐在对面的佐助叼着团子的签看了看他,然后一伸手抢过他的丸子来,“怎么吊车尾的,我哥哥买的丸子你不喜欢?”

 

“...”鸣人愣了一下,目光沉了沉,“不是那个意思。”

 

“十五夜什么的我是没听说过,”佐助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把团子的竹签朝下在盘子里立着,“形式的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想念的人都在不就可以了。”说完他若无其事地吃着丸子。

 

鸣人看他侧过头吃着,吞咽时喉结上下滚动的小动作,心下一笑。他一把又抢回了自己的丸子,“不爱吃甜的家伙呈什么强啊混蛋。”

 

等到大家一起收拾完桌子,卡卡西和鼬去客厅喝茶看晚报,轮到带土跟止水去洗毛巾跟绷带。斑啃着苹果上了楼,柱间去外面收拾棋盘。

 

鸣人在厨房里把洗好的碟子递给佐助,“所以为什么又变成我们洗碗了啊!”他小声地抱怨道。

 

佐助没理他,在一旁用干净毛巾擦着鸣人洗好的碟子。鸣人递着,他接着,没人再说话。一会儿听到鼬他们都陆续上楼的脚步声,鸣人回头看看佐助。佐助挑眉,“干什么?”

 

“没什么!”鸣人一撇嘴瞪着他。

 

“没什么你瞪我干什么,想打架吗吊车尾的?”佐助唇角一勾。

 

鸣人在毛巾上擦了擦手,看着佐助,佐助也看着他。最后算是妥协给了自己一样,他犹豫着伸手想摸佐助的脸,最后停在一半改成收回来挠挠自己脸颊,“一直以来...有你在真好啊。”

 

“......”佐助顿了一下,咳了一声然后把碗放到碗柜里,“白痴。”

 

“不过斑刚才不是说这个节日要一起赏月的吗?这次没能看到月亮啊。”

 

“形式而已,改天看也一样,快滚上楼睡觉去。”

 

夜深,雨声渐渐静了下去,厚厚的雨层终于散开。二楼最后亮着的灯也熄灭了,窗前的人影退回了屋里。

 

华光再次笼罩下来。

 

END.

 

评论(17)
热度(71)
© 鸣门佐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