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佐小白ww(谢吙柴赐名233)
佐助本命,佐鸣佐无差ww
宇智波三四五件套都吃
荼岩/瓶邪瓶/黑花/高桂高威
偶尔开个车
原著向爱好者
也因此并不知道糖为何物【挥手死】
岸本老贼我要跟你谈人生
 

【官抓翻译】The Last Naruto Movie Drama CD- 《The Host》

  • 还是鼓励大家买碟,买碟,买碟【重要事情说三遍】终章带的官方CD,看题目也知道是声控福利,外带某两只的一口糖ww。

  • 资源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9jCZHr-CpQ

    翻不了墙的小伙伴戳这个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4vF2--BlS-g/?resourceId=105906810_06_02_99

  • 手动翻译,日语渣,基本按照英文版翻译的,翻得不好的地方,请...憋着(ಥ_ಥ)【并不要233,还是欢迎大家指出改进。


好啦,槽点和脑洞满满的牛郎俱乐部,你们准备好了吗啊哈哈哈!走你!

--------------------------我是已经耳朵怀孕待产的分割线------------------

鸣(旁白):一个追逐她梦想的女人...和出卖稍纵即逝之爱的男人们。牛郎店,木叶村,TOP CHAKURA(牛郎店名字)。在一个小小的店面里,我们把忍者之魂和村子的未来接合在一起。

 

鹿:一个高危的女忍者?

卡:恩。我们的六个暗部对上了她...除了一人以外其余人被瞬灭。

佐:这么说你弄到了关于她的信息。

卡:存活下来的暗部也遭受了重创。他在濒死之际勉强到达了我这里。他所说的全部就是他们遭遇了一个体内封印着百尾的女忍者,然后他就不省人事了。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恢复意识。

鹿:百尾?!你是说百尾?!

佐:一个体内有尾兽的女人。是人柱力啊。

鹿:如果是百尾的话,即使是最保守的分析,那也意味着查克拉是十尾的十倍。怪物啊。

卡:还有一个骇人听闻的信息。那个女孩可能是一个更危险的恐怖组织的一份子。佐助,你有听说过吗?叫做‘黄昏’。

佐:是一个把佩恩的‘晓’作为组织模范的神秘团体,在世界各地展开忍者猎杀。

鹿:忍者猎杀?

卡:战争,瘟疫,自然灾害......黄昏认为这些灾害的根本都是忍者和他们的查克拉。直到我们被全部消灭为止,他们都不会停手的。

鹿:有证据证明百尾女忍者是黄昏的一份子吗?

卡:有的。她其实在界内被称为黄昏的青之豹女。

佐:黄昏的...

鹿:青之豹女?

卡:另外,青之豹女此时正在前来木叶村。

鹿:啊?!

卡:因此,你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获得她的信任,然后打探她此次前来木叶的目的。并且,如果确认了她就是黄昏的一份子,那么在她开展忍者猎杀之前,将她拘捕。

佐:‘打探’,‘确认’,别用这种轻松的词。首先我们需要打败这个危险的女人。这是当务之急。

卡:我们并不确定青之豹女是否是黄昏的一分子。只是拥有很高的可能性。

鹿:她打倒了我们六个暗部。怎么说她都是一个敌人吧?

卡:暗部有时候行动也会太过着急。仅仅因为她和我们的暗部交手一次,并不意味着她盯上了我们的村子。而且另一方面她可是百尾人柱力,可以的话,我不希望事情朝着战斗方向发展。

鹿:原来如此。但是,卡卡西san,为什么叫我和佐助?赢得一个女忍者的信任,不管怎么看,这都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明明有其他人可以选择的啊?

佐:同感。(不你天生有一张不需要技巧的脸w)

卡:我们目前的状况无法判断百尾查克拉的威力,所以说到从她那里获得信息的办法,我们不可以直接审问她。风险实在太高了。这里就需要利用青之豹女的弱点来突破。

鹿:弱点?

卡:唉,是男人。确切说,是好看的男人。似乎是只要她被一个好看的男人动摇了,无论是多么机密的信息,她都会泄密。

鹿:垃圾。

卡:是吧...因此,色诱计划是最好的。重点是一个小店,我们建立一个伪牛郎店来诱惑青之豹女。

鹿:诶?这种事情能进展顺利吗?

卡:恩?什么意思?

鹿:我是说,仅仅因为她喜欢好看的男人,并不意味着她一定会去一个牛郎店,对吧?

卡:青之豹女每次去新的村子就一定在工作之前找牛郎玩。对她来说似乎是一种神秘的仪式。然后,在我们木叶村,除了我们的这个店,并没有其他牛郎店。

鹿:这是当然。

卡:听好了鹿丸。你将会是这个俱乐部的经理,并且控制场面。

鹿:好麻烦...了解。

卡:接着是,来色诱青之豹女的牛郎们人选...我按照在女孩子们中间的受欢迎程度选出了三个男人。首先是我爱罗。我们已经找他谈过了,并且得到了他的同意。下一位...咳咳...很不好意思,是我。最后,佐助,是你...

佐:拒绝。不要把我卷到这种作战计划中。(拒绝的斩钉截铁ww)

卡:这毕竟是个任务。

佐:巴结女性的技巧不包含在我的忍道之内。

卡:对手可是体内封印着百尾的啊。如果百尾爆发了不可估计的力量要怎么办?村子要怎么办?一瞬间就会被毁。

佐:(不甘心的一声‘恩’)...可是...

鹿:你知道我不想这么说,但是佐助,你觉得你这样的叛忍为什么能得到赦免?是鸣人,卡卡西,和你在村子的伙伴们...是所有人为你做后援不是吗?

佐:我知道表示感谢......(这里那别扭的小尾音【挥手】)

鹿:那么就在此时此刻,回报我们。让我们两清,彼此之间不再有什么债务。

佐:我知道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作为对百尾的对抗,把鸣人加进来。如果色诱计划失败,百尾出现,他的力量是需要的。(A!U!V!!!!!这是什么意思,让鸣人见证自己的清白吗ww)

卡:好,我加上鸣人。

鹿:除此以外,那个叫青之豹女什么玩意的女忍者,你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吗?

卡:佐井在他暗部时期见过她一次。他说她是一位骑白马的美少女。

鹿:骑白马的美少女......?

 

(场景切换到牛郎店,开门声)

鸣:哟鹿丸,我们来了。

鹿:鸣人!还有我爱罗也一起啊。欢迎来到木叶村的Top Chakra(牛郎店名字)。

鸣:开店准备万事齐全了吧,呐,经理?

鹿:哦,随时恭候。

卡:呀我爱罗。在风影任务缠身的工作中还把你拉进这种事,真是抱歉。

我:如果敌人是人柱力,鸣人和我都有经验。

卡:啊说到这个...鸣人这一次是在幕后工作。他不会参与牛郎工作。

鸣:恩..诶?诶你什么意思?

鹿:你不会作为一名牛郎出场。

鸣:怎么能这样!我可是干劲满满啊!

卡:牛郎是佐助,我爱罗和我,我们三个人。鸣人,抱歉但是你要作为在百尾爆发时候的后援。

鸣:...对抗百尾可以,你们三个作为牛郎我也没有意见。但是我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只有我自己不能做这个工作啊?!如果你说我作为牛郎失格的话,那么你就是在否认我的受欢迎程度和男人的自尊心啊!(超委屈的声)

鹿:不是有雏田吗?也有很多其他女孩,她们都认同你。(鹿丸你就感知不到身后的杀气吗w,你要把店名改成修罗场吗ww)

鸣:那就让我也当牛郎啊!

鹿:闭嘴!!

鸣:为!什!么啊!!!(咆哮)

鹿:你这是逼我说的很直白啊?!问题啊,是你的性格!你开始讲你的战斗和自满的一瞬间整个计划就废了!

鸣:...我也在我擅长的领域很擅长的说...(超委屈小声)

鹿:而且你跟佐助的对手关系也是个问题。你俩只要在一起,简直一定会有战斗爆发。

鸣:(不满地ki)在很久以前我们就是最好的朋友了!!呐,佐助!(这朋友卡发到大庭广众之下了你让佐助怎么接ww)

佐:是这样吗~(挑衅地上扬音)(www果然不接)

鸣:你这混蛋,稍微帮帮我啊!你想打架吗?!(撩袖子声音)

佐:试试看啊!(撩披风声音)

鹿:看吧这就已经开始了......

鸣:那是因为这家伙...

卡:嘛嘛嘛嘛嘛嘛....这样怎么样,鹿丸。我们让鸣人做个测试,看看他是否适合当一名牛郎。如果他没通过,他自己也会放弃。

鸣:我接受!我绝对接受!!!这种情况下,我就是死也会接受!

我:...这么意义重大吗?

鸣:哦恩!意义重大!

鹿:虽然很麻烦,但是如果是个很简单的测试的话...那么首先,‘顾客大人,在下名唤鸣人。’

试着这么说说看。

鸣:轻松。‘顾客大人,在下名唤鸣人的说...’

鹿:嗨咿失格。‘的说’简直错得离谱。我们可是高端的店你要知道。

鸣:再...再给我一次机会。

鹿:好吧...‘尊贵的顾客大人,您有一种多么可爱的气味,不是吗?我觉得我要为您倾倒了。’

用这种感觉试着说一下。

鸣:......(晕眩的声音)呐,我怎么可能说这么恶心的东西...

鹿:那就是失......

鸣:可恶!!你给我看着!‘尊贵的顾客大人,您有一种多么可爱的气味的...额,不是吗?俺...’

鹿:嗨咿失格。什么是俺啊?

鸣:我没说俺!我说的是我!(带着哭腔了已经)

卡:听上去是什么样子的比说出口是什么样子的更重要。鸣人,你不行的。

鸣人:ki,怎么这样...

卡:诶,那么这次,因为作为火影的我要扮演牛郎的角色,现场的指挥权就交给鹿丸了。

(掌声)

卡:好,就这样。那么鹿丸,接下来我就交给你了。

鹿:嘛,既然交给我了,我想我最合适分析她的兴趣并且发现她对男人的品味。

鸣:ki,不就是长得好看的男人么。(长尾音吐槽声)

鹿:就算她喜欢长得好看的男人,并不代表任何长得好看的都可以。并不仅仅是视觉的事情,男人的类型也是由这个人的性格决定的。比如说,高冷的佐助,小鲜肉我爱罗,中年魅力卡卡西san。

佐:别擅自就说我高冷。(嘛这句话你倒是证明一下啊ww)

鹿:不..我就是打个比方。

卡:唉...果然中年了啊...我一直觉得自己还年轻呢...

鹿:这,你怎么也这样啊喂?

我:小...鲜...肉,你是说我还只是个小鬼吗?!(沙子涌动的声音)

鹿:所以我就说只是举个例子啊!

鸣:顺便问一句我是哪种类型啊?

鹿:闭嘴!百尾出现之前你都没用的!给我到店后面去,在影子里蹲着等!

鸣:(巨大打击声)过...过...过分,鹿丸你好过分啊!太过分了啊啊啊啊!(跑远)

我:鸣人!!!!!!

鹿:唉,他跑掉了。

佐:鸣人不在了,我参加这个作战的前提条件不存在了。(起身声)

卡:嘛佐助,坐下。百尾只要出现,鸣人一定会回来的。他就是那种类型的男人。撒鹿丸,来说说你的建议。对青之豹女采取什么策略?

鹿:我们不知道敌人的品味。所以我想除了让你们三个组成一个组合一起靠近她以外别无他法。

卡:再差的弓箭手只要射的足够多也可以射中牛眼。如果三个人一起的话,一定至少有一个人适合她的品味。是这样的吧?

鹿:恩。我想最好能展现每个人不同的个性。首先,佐助将以一副霸道高姿态发起进攻,然后不时展现出一些温柔。你要把这种反差突显出来!

佐:我不信服但是好吧,我接受。

鹿:我爱罗要受到她母性光辉的吸引。你渴望爱,放低你自己并且仰望她,凝望进她的眼睛里。给她看到你头上的刺青时,你要向她乞求爱!

我:乞求...爱?不是很理解...比如说是什么感觉?

鹿:啊?这个,也就是说...这种感觉?(犹豫的后声线)

我:这...这种感觉?(带着疑惑微萌的上翘尾音)

佐:如果我说的话,是这种感觉。(冷冷的并没啥区别)

我:不,不是,是不是应该,这样?(不能好好说话的发音,石头的口技又爆炸了)

鹿:啊啊啊!!够了!!!!(暴走)

卡:鹿丸,快点收尾。

鹿:我知道了。我希望卡卡西san表现出成年人广阔的包容力。任性,软弱,天真...客人所有的负面点你都可以无条件的包容。

卡:原来如此。

我:我不擅长对付女人什么的。事实上能不能扮演好牛郎...到现在我也很担心。

卡:这一点在这里的所有人都一样。我们不具备任何牛郎的技巧,我们都是突然被要求作为任务的一部分去色诱一名顾客。

鹿:这样的话,把这些放到你们耳朵里。

佐:声音接收器吗。

鹿:恩。用这个我就可以通过无线电给你们下命令。如果你们对台词卡壳了,我可以帮你们。

我:好值得信赖。

卡:好,这就是我们所有的准备了。高冷,乞求和宽容!靠我们的三位一体,今夜我们将打败青之豹女!

佐&鹿&我&:哦—

(马蹄声)

鹿:(进门)卡卡西san,来了!情报有些出入,但是没有错一定是青之豹女!

卡:情报有些出入是怎么回事?她来了!

(高跟鞋声)

我:这哪里是美少女...完全是个肥胖的老太太啊!

鹿:咱们的信息源太差了,他并不具备常识。

佐:因为缺乏常识,他能把一个老奶奶看成一个美少女?

卡:够了!听着,这次的目标是那个女人。鹿丸,去吧台。咱们三个在桌子边呆着。撒,任务开始!

佐(啊)&鹿(哦)&我(恩)

鹿:啊,顾客大人,欢迎光临。

青:我点香槟。

鹿:在下明白。

青:你们这里有一个黑发的少年,对吗?会直直凝视着你的脸。

鹿:啊,恩,是佐助君吧?

青: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鹿:虽然看上去很高冷,但是在心里他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

青:我想跟这个孩子喝酒。(雾草那种轻声耳语的大妈音)

鹿:诶...我给您一个好的提议怎么样,佐助君是我们店里的三大头号牛郎,我将让其他两位也为您护航。如果您对其中一个有更强的感觉,那么您可以选择他做您的牛郎。

青:好吧,我就选择这个体制吧。

鹿:在下明白。

(酒杯声)

佐:说吧,你故乡不是这里吧?

青:你觉得会是哪里?

我:姐姐大人...(语气不对,自己没忍住诶了一声,然后迅速调整语气,变成无比崇拜的声音)姐姐大人,您的妆容和时尚搭配非常精致优雅,感觉您来自一个都市...

青:有很多很多不同的都市呢。什么样的都市呢?(很爽地在调戏的声音)

卡:有...有历史感的城市吗?

(眼刀的声音)

卡:诶..恩?

鹿(无线电):喂她拿出苦无了!

青:你是想试图取笑我是那种老年人吗?

卡:诶?!公,公主大人,请原谅我。

青:如果你下次再说这样的话,我就猎杀你哦!

卡:猎,猎杀?!

鹿(无线电):这没准是忍者猎人的一种措辞。佐助,试着刺探一下。

佐:我的轮回眼能看清万事万物。我是否应该看一眼你所谓的猎杀呢?(轮回眼转动声音)我看到了一个露天的咖啡厅,你在喝一杯卡布奇诺,你穿着一条紫罗兰色的连衣裙,白色的帽子,你的视线落在一个擦肩而过的年轻男人身上。他是一名忍者。从那之后,你的狩猎就开始了。

青:如果那个忍者是个美男子的话...

佐:明亮又闪耀的太阳开始落山了,也就是说...‘黄昏’。

青:黄昏...太阳落山的样子仿佛它的死亡,真是刺激呢...

鹿(无线电):绝对没错...她是在暗示黄昏的忍者猎杀!

佐:你脸的轮廓被落日余辉照亮(我滴麻这句话的语气语调耳朵瞬时怀孕)...如果说,这个场景还缺少任何事物的话...那就是我。(讲真佐助你这样讲话鸣人听到了一定在外面爆九尾削山泄愤吧233)

青:佐助君...(不用我描述你们也能想象到的那种语气)感觉仿佛我的胸腔内有一股泉水。

(苦无的声音)

鹿(无线电):她又拿出苦无了!

青:你想做什么!

我:对...对不起,姐姐大人!我只是希望我可以和您喝下一杯。

青:我先警告你,不要在我背后擅自妄动。你会死的。

鹿(无线电):这家伙一定参加过无数血腥的战斗。是专家中的专家,谨慎些!

青:唔恩?小我爱罗,你的头上是什么刺青?

我:啊,这个是我年轻时候的轻率。我曾经一度觉得自己被撕碎,我曾经一度觉得我会孤独终生,我决定只爱我自己并把这个刺入了我的皮肤里。

鹿(无线电):干得好我爱罗!斗志满满啊!你在该做的时候果然能做好!不愧是风影!

我:但是,现在我再想,这并不好。比如说,在爱和恋之间,你拥有哪一个?恋的话是自己就可以拥有的感情,是单方面的...但是爱的话,爱是只可以存在于和另一个人之间的。这就是为什么爱更有价值。然而...这个额头上‘爱’字的刺青是我自己刻的。并不是怎样的环境的问题,而是生存的直觉。在那个时候,我甚至都无法理解这些。我真的是...太小孩子气了。

青:但是...现在的你知道爱的价值了。

我:爱...我真的很渴望啊。(这一大段的自白真的不是说给鸣人的吗【doge】)

青:你已经足够成熟,来经历爱了...

我:其实,我有一个秘密。啊!(一声娇喘)姐姐大人,我不应该再把这些负担依赖到你身上。不知为何,我感觉我仿佛无法回头了,我很害怕。姐姐大人,难道说您对我下了幻术吗?

青:我要是那样做了的话,我早就把你带走了,不是吗?撒,撒!让我看到你的内心吧!

我:在下明白了。那么,我要开启了。其实我......曾经是一名人柱力!

青:啊,好可怕啊。

我:在我体内,曾经有一只尾兽。(怎么突然就觉得污了= =,还有佐助你学学我爱罗至少说的都是实话,你说的都是些什么鬼233 看不出你是这样的柱子www【喂)

青:在你的身体里?你跟我也许有些事情相同。感觉如同命运一般。

鹿(无线电):可以了,我爱罗退后。卡卡西san,轮到你了!

卡:他是一名人柱力。如果你说你和他相似,那么你也许在你的心里也有着一片广阔的海。

青:海?什么意思?

卡:能把尾兽和男人们都吸引住,让他们沉底。(诶麻,此处低声线)一个深不可测又神秘的海洋(救命轻声低音炮)。

青:男人是一回事...尾兽是什么?

卡:我只是偶然记起了一些谣传,关于一个生存在顶级美女体内的百尾。我也,想要在你的海洋里,沉沦。(EXCUSE ME 我要报警了此处的声线!)

青:嗯哼哼哼恩,在里面吗,ne?嘛,我也不否认...我们总是在一起,无论到哪儿。即使是现在,ne。

佐:动起来了,在她衣服底下有什么东西!

鹿(无线电):敌人已经承认了她有百尾!她衣服底下是尾兽!现在,警卫力量已经在店的四周就绪。如果百尾出现,我会呼叫鸣人!现在保持演技!

卡:那么,那个百尾...是什么样的尾兽呢?

青:所以我说啊,比起尾兽,狗狗是个更好的词。

卡:狗狗?

青:恩,狗狗。稍等,这就让它出来。

卡:啊啊公主,尾兽...

我:那女人的衣服开始不停地抖动!

鹿(无线电):危,危险!

青:啊啊啊啊出现吧!

卡:鹿丸,百尾要出现了!呼叫鸣人!全员,准备进攻!

鸣:鸣人参上!!!久等了!!百尾是哪个家伙!

 

(汪汪!!汪汪!!)

 

鸣:汪...汪...诶,狗,狗狗?

青:是的!我的博美拉尼亚犬,Akubi酱!

全员:A-Akubi酱?

卡:不是百尾(Hyakubi),而是Akubi酱?

汪汪汪汪汪!

鹿丸:可是,六个暗部被瞬间秒杀有是怎么回事?

青:暗部?啊啊,那六个带着奇怪面具的家伙!我是做休养院的,一周前左右,那六个人作为客户来找我。之后因为晚饭的河豚,他们都住院了。现在我的招待所还在因为营养问题被调查。

我:晚饭的河豚...全员...住院?

青:嘛,其中有一个从医院逃跑了然后失踪了。

卡:啊...那个家伙,就是来找我的那个家伙啊(绝望声)。

鹿:也就是说那些暗部去了一个在衣服底下养着叫Akubi的狗的女忍者的疗养院,吃了河豚,然后住院了?这都是些什么鬼!

汪汪汪汪!

鸣:那...为什么你被叫做黄昏的青之豹女啊?

青:啊,我家叫做黄昏之屋,在窗户里能看到日落的景观非常的美,所以...至于青之豹女嘛,因为我的爱好是狩猎好看的男人嘛,不是吗?

 

汪汪汪汪!

鹿:这还真是...

佐:让人震惊的...

我:意外的事实...

鸣人:的说。

汪汪汪汪!

 

卡卡西:阿诺,冒昧问个问题,您是为了什么原因来木叶的?

青:我现在因为招待所在接受营养调查所以有空,我受邀来参加一场给Akubi的相亲。

全员:相,相亲?

青:恩!这是对方的照片和资料。是犬冢一族的...赤丸?

全员:赤,赤丸?!

鹿:首先,这些根本就不是赤丸,这都是灰猎犬。牙那混蛋。这个材料也是,全都是假的!

卡:公主,赤丸是个巨大的长毛白犬,它的样子跟照片里干净长相的狗完全不像!

青:也就是说,我被骗了?

我:她又拿出苦无了!

鸣:等等等等一下!赤丸的性格来说,他是只非常好的狗!

青:性格什么的都无所谓!说到男人和狗都是脸!脸!脸!脸!!颜值就是一切!!!!

卡:冷冷冷静一点,解释了你就会明白!

青:骗我的家伙最好准备被揍扁,还真是有胆量!那个狗主人也好,你们这些家伙也好,这个村子也好,我要把你们都杀了!

 

一片混乱声,一群人被海扁的声音。(我怎么隐约还听到了千鸟二少你没趁火打劫吧www)

安静之后,瓶子落地的声音,寂寞地咕噜咕噜两下。

 

卡:今,今天,就,就到此为止...大家解散!(声音都破音了)

END.

 

P.S. 25分钟竟然翻译了我一个半小时【挥手】,汉化组的成员果然都是真汉子。另外再次致敬把我拉来lofter的那位小伙伴,做了那么多的欧美同人的翻译,简直就是神。

评论(24)
热度(125)
  1. 寅之鸣门佐道 转载了此文字
© 鸣门佐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