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佐小白ww(谢吙柴赐名233)
佐助本命,佐鸣佐无差ww
宇智波三四五件套都吃
荼岩/瓶邪瓶/黑花/高桂高威
偶尔开个车
原著向爱好者
也因此并不知道糖为何物【挥手死】
岸本老贼我要跟你谈人生
 

同归 【宇智波三件套】

(文笔无,纯描述听歌的感触来推歌,愿意边听边读的小伙伴倒枣!)

(佐鸣视频版: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588765/)

1.少年组——这一程路,艰难险阻,凡俗岂能领悟

一开始就是一个人的你,又怎么能体会得到!正因为有羁绊才会痛苦!那种痛失的滋味,你是不会懂的!!

 

鸣人坐在路灯下。电流不稳的路灯,在深夜的街道边断断续续地发出滋滋的声响。鸣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他只能在模糊的视线里看着冰棍上化了的水一滴,一滴。蛤蟆仙人的声音在耳畔不停回响,“小自来也,战死了。”痛失,原来是这样的意思。

 

时空流转,仙人模式的鸣人站在蛤蟆身上。他目之所及,是故乡的残垣断壁。幼年他曾注目过那人孤寂背影的河畔,那年他被绑在柱子上的演习场,他们一起整蛊过卡卡西的拉面店......那个人留给他的全部的记忆的舞台,变成了一片废墟。他徒劳地问了一句“卡卡西老师是出村子做任务了吗”。痛失,原来是这样的意思。

 

所以你到底有多痛呢?

 

雷之国的人一拳一拳挥下。哪怕一点点也好,让我来分担你的痛苦。

雪地里抛开所有骄傲和固执毅然跪下。哪怕一点点也好,让我来分担你的罪过。

在绝望与希望碰撞之际许你以生死。哪怕一点点也好,让我来分担你的仇恨。

 

“只是看着背负着沉重的东西乱来的你......总觉得...”

 “心好痛......”

 “非常痛......我真的没办法置之不理。”


哪怕剩一口气,三分真情,覆了黄沙也要寻你。


2. 卡带组——但问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岁月只有沉默

十四岁的盛夏,卡卡西第一次站到了慰灵碑前。酷日当头,却无法在他脸上投下丝毫的光明。他伸出手,犹豫着,又放下。

 

十五岁入暗部,他摘下溅满血的面具,低头看着慰灵碑。晴空万里无云,他的视野所及,却只有没有出路的黑暗。他伸出手,摸上左眼。

 

十六岁的深秋,九尾来袭,师傅的葬礼加深了他眼中的麻木。他拿着《忍者的死亡》站在慰灵碑前。他伸出手,然后攥住胸口。

 

他曾路过带土的房子,一个气氛微妙的傍晚。他站在楼下,没有表情地望着那个窗口。

 

隔壁房间里有人在吹笛子。街上三三两两的路人影子被夕阳拉长,晚风带着凉意吹来,夹杂着宇智波煎饼的饭香,有两个小孩子大笑着跑过……恍惚间,一派生的光景。

 

他也曾路过执行神无毗桥任务的森林,一次追杀任务的黎明。他站在枝头,没有表情地盯着那个目标。

 

其他暗部队员在暗处就位。任务人物周围有几个随从,在熄灭了的火堆边睡的正沉。随着朝阳的晨光,他一手千鸟鸣泣,一手寒光利刃,血色瞳孔转动……刹那间,一派死的气象。

 

我不知道乱世将会怎样平息,我不知道希望该去哪里寻觅,但这是你的眼,我会一直带着你的目光找下去。到生命的尽头,我都会睁着眼,让你和我一起,看着这世间。

 

十七年后,他伸出手,握着他散去后留下的灰烬,碎过一次的灵魂再次痛彻心扉。两次都是他把他从死之地硬推向生,却让他的心从光坠入到暗。

 

生死我又何惧,你却从不肯与我,生死相许。人生殊途,终是同归。


3. 柱斑组——相逢相知本无意,乱世最难相许

柱间跪倒在雨幕中。

 

身下的河面被落雨打碎,有刺眼又蜿蜒的血在他身前随着河水流过,散开,最终消失沉寂,一如那年二人掷出的石子,永逝在河底。

 

柱间低垂着头,长发淋湿发梢浸在水中。全身的伤口都在做痛,在盔甲和衣料下的伤口在泥泞和雨水的冲刷下,恐怕已经化脓。

 

谁在乎呢。

 

他经常突然消沉,为了化解紧张的氛围也好,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也好,为了偶尔给自己的天真打圆场也好,为了逗大家吐槽或者一笑也好……

 

他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一样,那缓慢恢复了知觉的心脏和神智,感受着铺天盖地从这个世间四面八方涌来,如同这下坠的雨水一样将他压在这里的……消沉。

 

沙场百战半生,此时却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他攥紧的拳头在抖,手臂在抖,全身连同他的意志,都在抖。

 

那个村子,是我们年少共同许下的愿望…是我们披荆斩棘血雨腥风后,共同缔结的誓言…

你用我的属性冠名木叶,我用你的属性定义火影这村子是我们的见证,我要它在这世间,永存。

攥拳,然后,他伸出手,握住了水里一截冰冷的手腕。

 

把斑从水里抱出来搂到怀里的瞬间,柱间重重的咳出一口血,从麻木的胸腔里反到口中,落在怀里斑的脸上,顺着脸颊被雨水冲下。

 

次年,木叶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病逝。

 

三年后按照他的遗愿,完成了终结之谷雕像的建造。

 

竣工之日大雨瓢泼。瀑布下方远处河滩上,一人坐在雨里,在石雕下安静地坐了许久,临走时摘下了胳膊上的白亚麻,转身扬手,白色亚麻布被风卷在雨中,旋转着落到了水里,沉底。

END.

----------我是想罗嗦几句的分界线-----------------------------------------

上面这三段只是我用大白话描写了在听这首歌的时候脑海中不断出现的场景ww,当然也远不止这些。我想圈内的小伙伴们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一定会和我一样,眼前浮现出这六个人的各种场景吧。


评论(21)
热度(22)
© 鸣门佐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