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佐小白ww(谢吙柴赐名233)
佐助本命,佐鸣佐无差ww
宇智波三四五件套都吃
荼岩/瓶邪瓶/黑花/高桂高威
偶尔开个车
原著向爱好者
也因此并不知道糖为何物【挥手死】
岸本老贼我要跟你谈人生
 

盛夏【日常向/宇智波三件套+哲学组】

《初冬》同系列的说...依旧日常向+流水帐【...


其实日常向真的不是我擅长的领域【捂眼】,描写中cp感薄弱是硬伤。然而二少的生日梗我真的脑洞很久了!

有小伙伴问我这个系列到底是糖还是裹着糖的刀,其实请选择你愿意相信的就好qwq。


请需要治愈的小伙伴放心食用,倒枣。

-------------------我是快要燃尽节操的分割线------------------------------

知了这种生物,简直是夏天最可恨的存在,比蚊子还要可恨。

 

烈日当头,一群鸣人在院子里汗流浃背着锄草除虫翻土板砖。

 

是的这是鼬养的小花圃,打算辟出一块地方做池塘养锦鲤和荷花。这本来和鸣人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佐助自告奋勇地要求今天帮哥哥打扫花圃,结果自己突然接到警卫队召唤,于是,在这里替他干活的就变成了鸣人。

 

灰头土脸的鸣人忿忿地拔着草,心想佐助你给我等着。

 

突然二楼就掉下来个人影摔进了花圃边的草地里。鸣人头也没抬继续干活,反正一定又是柱间被扔下来了。

 

最近天热起来后斑脾气非常暴躁,基本上早中晚至少一次,柱间会用各种满分姿势被扔出窗户,大门,后门,和天窗,整个房子好像随时会从各个角度飞出一只柱间。

 

柱间也习以为常地爬起来,去地里用木遁给鸣人帮忙。止水从廊下走来给他们递去凉水浸湿的毛巾。

 

带土在门口喊着斑去暗部交任务报告,炎炎烈日下带土的嗓音听着有些沙哑。斑出门的时候斜了一眼柱间的方向,柱间察觉到了立刻笑着挥挥手。

 

地面翻腾着的热浪肉眼可见,院子里的石子路都晒得烧脚。鸣人收拾完花圃,拜托柱间修好篱笆,然后自己匆忙奔向厨房。

 

今天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止水在门口接过鼬手里重重的食材,替他抚掉落在头上的叶子,一边问着之前暗部的任务一边往厨房走去。

 

鸣人跟见了救命恩人一样从止水拎的袋子里抽出冰棍塞进嘴里,然后回头戴上厨师帽,系好围裙,挽起袖子开始打奶油。

 

鼬也系上围裙,一边拆着面粉的包装,一边把蛋糕制作说明书夹在板子上,写轮眼旋转着开启。

 

止水问为什么每次都是他负责洗水果,鼬说因为你视力是最好的能检查出水果的质量。止水想了想说,可是斑明明也在。

 

鸣人和鼬一起回头看看他,表情仿佛在说,你可以试试问斑愿不愿意洗水果。

 

傍晚卡卡西和带土一起溜达进门,两个人热得一进来就找茶喝。柱间从冰箱里扔给二人冰镇的饮料。卡卡西把火影袍子往玄关一挂,重重坐在沙发里头一仰就不想动了。

 

带土一口气灌了一瓶饮料下去,做了个很爽的表情,精准地将瓶子投掷进垃圾桶后,走到沙发边拽着卡卡西起来,提醒他说好了今天他俩负责买酒。

 

卡卡西问你回来的路上怎么没说。带土侧头想了想,一蹙眉,我忘了。卡卡西一脸绝望,被他又拽回了门外的热浪中。

 

终于一天的酷热随着太阳渐渐西落而有所收敛。

 

鸣人和鼬围在烤炉旁边一蹲一站,一双湛蓝眸子盯着挂钟,一双血色瞳孔盯着炉子。止水在后面勤勤恳恳地切水果,整个厨房只有炉子低低的声音和止水规律有序的落刀声。

 

“到点了到点了到点了!!!!”鸣人冷不丁突然喊道,止水差点切到手。

“从色泽和饱满度上看时间也是正好。”鼬透过炉子上的玻璃盯着里面的蛋糕,缓缓关上了电源。

 

卡卡西,带土和斑一同进门,把酒放在餐桌上,各自上楼去换下一身汗气的衣服。

 

几分钟后卡卡西和带土一人一头拉着一个横幅,站在客厅墙边调整着高度。止水把酒杯和餐盘摆好,想了想问鼬要不要置办盘西红柿放在桌子上。鼬说地下室有一个冷藏柜里全是西红柿可以拿一些上来。鸣人一头冷汗地问存那么多西红柿是要干什么。

 

柱间站在凳子上往天花板上挂礼花球,斑在底下帮他拿着其他要挂上去的装饰,一直嫌弃柱间挂偏了。

 

“你就不要抱怨了,毕竟我比你高。”

斑抓住他的脚踝轮起来一甩,柱间平着就飞出了窗户。

 

天终于完全黑了,一条星河高悬夜空。知了叫的依然很欢,庭院里的枝叶簌簌作响。佐助回到大门的时候,对这种不正常的平静感到十分可疑。

 

房子没有亮着的灯,窗户倒是很自然地开着。那群家伙在搞什么鬼。他蹙眉。

 

打开大门,室内光线更暗,他一边脱鞋一边适应着黑暗。

 

他刚脱鞋走进玄关,猛地客厅的灯亮了,礼花球“嘭”得炸开,带土长长的口哨声后是所有人一同喊出的“生日快乐”。

 

佐助愣在原地。墙上挂着“佐助(大笨蛋)生日快乐”,剩下七个人围在桌子边,中间是一个团扇样式的蛋糕,上面插着火苗摇曳的蜡烛。礼花球里散落的彩条彩纸落了他自己一头一身,他一时没想好该做什么表情和反应。

 

鼬看他杵在那里,招了招手。

 

佐助下意识地走过去,走到了才突然反应过来,闭上眼向后一缩等着鼬戳他额头。然而他接收到的是一个温暖的拥抱。“生日快乐,佐助。”

 

接着一个有力的胳膊也搂住了自己脖子,那个再熟悉不过的气味和声音活力四射地凑到自己身边。

 

卡卡西送给他一本亲热天堂。带土送给他一只连接神威空间的苦无。止水送给他一套自己编纂的S级幻术实用技巧。鼬送给他一本薄薄的但装满了照片的相册。柱间送给他一个花树界降临的一次性召唤卷轴。

 

鸣人咧着嘴笑笑说他的礼物要先保密。

 

斑坐那儿没动,所有人都回过头去看他。

 

他看了看窗外的满月。礼物...我早就已经送给你了。

 

他从桌子底下拿上来一个印着团扇的大卷轴,向佐助一丢。

“这是属于宇智波族长的东西,拿去吧。”

 

柱间一副震惊的样子,看看抱着卷轴的佐助,又看看斑。

 

“你火影的位子都传到第六代了,我难道就不能传给别人了?”斑一手撑着脸,似调侃又似挑衅地看着柱间。

 

佐助切好蛋糕,带土两口吃下一块,直呼好吃,卡卡西摇摇头无奈地替他擦掉嘴角的奶油。鼬和止水在桌子边安静地吃着,讨论起这次蛋糕用料。斑嫌弃甜食,柱间笑他就是因为挑食所以没长到1米8,被柱间一块蛋糕摁了脸上。

 

佐助挑起眉毛看着鸣人。

“礼物。”

“哈?都说了暂时保密啊。”

“没礼物别吃蛋糕。”

“你这混蛋!这蛋糕可是我......哼!!”鸣人把厨师帽往桌子上一甩,“跟我过来。”他一甩头。

佐助跟过去,上了楼梯。

 

到了鸣人那凌乱不堪的房间里,满月的光辉正好从窗户里完整地笼罩下来。

 

佐助带着些许震惊看着鸣人房间里的一片狼藉,避开地上的各种卷轴,鞋,和外套,慢慢往前走了两步。这才发现鸣人正木讷讷地站在那里,有点苦大仇深地盯着自己。

 

他勾起唇角,“哦?你的礼物还真是好猜啊,吊车尾。”

 

鸣人被看穿一样不爽地撇撇嘴“切”,下定决心一样往前跨了一步,伸手放在佐助脑后,正要用力把他压向自己,佐助却率先伸手拉住他下巴,凑上前吻了过去。

 

楼下走廊里,带土和卡卡西在窗户边站着喝酒。卡卡西的面罩随意地拉到下巴,湿润的嘴唇随着吞咽的动作无比诱惑。

 

带土突然凑到卡卡西耳边,紧贴着他耳朵轻声唤道,“卡卡西。”

 

“恩?”这个呼唤他再熟悉不过,抿了一口酒微笑着望向对方。

 

“喜欢你。”

 

“......”卡卡西一愣。

 

带土看着他的表情,浅浅一笑。

 

希望你知道,至少这一点,无比真实。

 

END。


P.S. 我被人催了一天的糖qwq【躺平】微信上被催了一天的糖啊口胡。我何尝不想写糖,然而作为原著党,要给老年组和中年组发糖简直比结婚生子梗的少年组更难啊真的。特别是原著向中年组的糖,既不能OOC又不能架空原著,简直是火影同人文第一大挑战......

评论(29)
热度(132)
© 鸣门佐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