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佐小白ww(谢吙柴赐名233)
佐助本命,佐鸣佐无差ww
宇智波三四五件套都吃
荼岩/瓶邪瓶/黑花/高桂高威
偶尔开个车
原著向爱好者
也因此并不知道糖为何物【挥手死】
岸本老贼我要跟你谈人生
 

初冬【日常/宇智波三件套+哲学组】

因为十分想练习写日常画面+自力更生产糖,于是练了这篇文【顶锅盖】。

无比日常,CP感其实都很薄弱,没有读到自己喜欢的CP感的小伙伴请多多包涵【卧倒】... 并且非常短www。


初衷是对宇智波三件套和哲学组的大爱,希望真的有一个世界里,他们可以这样的生活。以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要写个伏笔...大概潜意识里觉得,太美好的东西都不真实吧【平躺远目


请需要治愈的小伙伴放心食用,倒枣。

-----------我是难得有一次节操的分割线-----------------------------------


不需要出任务的一天应该怎样度过呢?虽说一千个人一千个答案,但是,睡到自然醒应该是最最起码的吧…

 

然而并不能。

 

鸣人在被子里挣扎着试图起床。可是这冬天啊……床铺就是黑洞!被子有千斤重!起……不……来……手在被子外面徒劳地伸直可一会儿又垂了下去。

 

就在他想放弃挣扎继续睡去的时候,眼前想象了佐助一脸低气压的表情,“连早饭都不会做吗,吊车尾的。”啊好烦,为什么偏偏在没有任务的这天轮到自己做饭啊?!

 

对了!影分身之术!

 

“嘭”被子里多了另一个鸣人,眯着眼揉了揉睡帽,头一歪打起了呼噜。

 

鸣人“……”,无奈地取消了术。

 

深呼吸,气沉丹田,走你!

他爬出被子摔到了地上,同时也摔进了初冬冰凉的空气里,冻得他打着哆嗦爬起来。

 

“暖暖暖暖气怎么还还还不开……”他上下牙打着架,胡乱套上衣服走出卧室。

 

隔壁佐助的房间没有动静,再往前走鼬的房间也一样。然而再往前走……斑的房间门已经被拍烂在走廊上,但是房间灯关着,看来是昨晚就被拍烂了。

 

鸣人睡眼惺忪地眨眨眼,目不斜视地踩过满地碎片往楼梯口走去,对于斑的房门已经见怪不怪了。

 

为什么见怪不怪呢?因为他隔壁就是柱间。

 

基本上就是:

“谁让你进我房间了,滚出去柱间。”卧室门,卒。

“老子还没洗完澡,你找死吗柱间。”浴室门,卒。

“我冰箱里的豆皮寿司呢?柱间!!!!”冰箱门,卒。

 

这一天天的要不是事后柱间用木遁补好,估计这房子早就透风撒气没法住人了。

 

鸣人下楼之后摇摇晃晃地飘进厨房,洗手系围裙,烧水热锅,切火腿,准备煎蛋。手忙脚乱地飞舞着锅铲之际,榨汁机又开始滴滴个不停,提醒他去调到第二阶段的搅拌。

 

当鼬和止水早早洗漱完下楼时,正看到厨房里挤着四个鸣人和影分身,忙得不可开交还不时撞到一起。他俩相视无奈地一笑。止水去泡茶,鼬去门口取来信件和报纸放到茶几上,然后擦拭餐桌和花瓶。

 

接着下楼的是带土,穿着印有团扇家徽的运动服,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挠着短发,站在玄关伸了个懒腰,跟鼬和止水打了个招呼,出门开始了他每天例行的晨跑。

 

五分钟后卡卡西也散漫地走下楼,擦着刚洗过的头发,懒懒地跟鼬和止水问好。

 

鼬给卡卡西递过止水刚泡好的茶,止水端上一叠梅子,三个人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报纸,晨光暖暖地从落地窗洒进来正落在三个人身上。

 

等佐助出现在楼梯口时,鸣人正好把早饭做完,几个影分身忙着倒果汁和装盘。

 

“正好佐助你先别下来,去把斑和柱间大人叫起来吃饭。”鸣人冲着他挥挥锅铲。

 

佐助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去”,然后整理着领子走下楼梯。

 

鼬微笑着向他招招手,晨光在清冽的空气中在他周身泛着温柔的光圈。佐助眼底刹那光辉,脸上片刻间尽如十年前的敬仰与亲近神态。他跟卡卡西和止水点头问好,然后走到哥哥旁边坐下,默默地喝着茶。

 

鼬从报纸上抬头问他睡得好吗,止水歪着头微笑地看着他俩,卡卡西又打了个哈欠,把报纸翻到了外交版面。

 

鸣人招呼大家吃饭,正好带土的短途晨跑结束回来,去快速地洗了个手然后冲到桌子边。

 

吃饭的时候佐助嫌鸣人火腿煎得有点糊,鸣人在桌子下抬脚就要踩佐助,被佐助的腿别住,两个人在桌子下暗暗较劲。带土疑惑地问两个人吃饭的表情怎么这么纠结,鼬却笑着摇了摇头。

 

卡卡西最先吃完上楼换衣服准备去火影办公室,带土又去了厨房盛了第二盘。止水在给大家扒橘子,佐助和鸣人在桌子底下的较劲还在继续,饭越吃越慢。终于鼬插了一脚,两三下就把二人的腿分开,对着两个人微微一笑。

 

感受到警告的佐助和鸣人赶紧低头好好吃饭。

 

正在这时楼梯上传来接二连三地滚落声,紧接着就见柱间抱着头翻滚到楼梯口。所有人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无比平静地回头做自己的事情,就好像那一幕和每天早上都要送到的报纸一样,准时准点。

 

柱间跳起来笑着跟大家问好,止水拉开一边的椅子请他入座。

 

带土端着第二盘饭坐下来问柱间这次又是因为什么事。

 

“哦,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不小心刷牙的时候用了他的牙刷。”柱间有点尴尬地笑着。

 

佐助放下筷子,“前天是穿错了浴衣,昨天是用错了毛巾,今天又是牙刷。你们关系真是好。”

 

鸣人一边吃一边问,“好吗?看他天天被揍,关系很糟糕才对吧。”

 

止水把扒好的橘子分给佐助,鼬和鸣人,浅笑着问,“可是鸣人,我看你和佐助关系不是也很好吗?带土和卡卡西也是。”

 

佐助一口果汁呛到,咳了两声皱着眉,还没开口就见鸣人撇着嘴,斜眼看着上方天花板说道,“嘛......嘛......”

 

带土清了清嗓子,“也没跟他有多好...”

 

这时斑终于下楼了,一头长发有些凌乱地扎在脑后,面无表情地过来坐在佐助旁边的空座上,然后一声不吭地开始吃。

 

带土看了看他,“哦,心情好像很好啊?”

 

“你瞎了吗,带土。”斑瞪了他一眼,然后低头继续吃。

 

“哎呀带土真的很了解这家伙啊,他心情确实很...”柱间话音未落,对面的斑迎头甩过来一把叉子,柱间向后一仰头,叉子稳稳插进了后面墙里,嗡嗡地颤动着。

 

所有人依然一副司空见惯的态度,各自吃着各自的。

 

早饭后佐助帮着鸣人收拾桌子,一边互相骂着一边刷碗。

 

往常这个时候止水已经出发去警卫队了,鼬也差不多要跟着带土和斑去暗部了。但是今天没有任务,所有人的动作都比平时散漫了许多。

 

止水说客厅的橙色百合已经快谢了,要去山中花店买新花。带土问鼬要不要一起去演习场切磋瞳术,柱间阻止道为了演习场及周边地区的安全,建议他们还是去村子外面切磋比较好。

 

斑反问道柱间要不要也去村子外和他切磋切磋,柱间说“你的腰不是......”

 

“豪火灭却!!!!”眨眼间烈焰就要喷出,带土急忙拉住斑让他考虑一下这个已经被他蹂躏得千疮百孔的房子。

 

卡卡西和止水一同出门各自前往火影办公室和花店,鼬挽起袖子去厨房帮佐助收拾,带土独自出门去了演习场。

 

柱间和斑坐在桌子边唇枪舌剑地吵着,柱间一会儿发出爽朗的笑声,一会儿又变成消沉的自言自语,惹得斑每隔一会儿就要爆发一次吐槽。

 

收拾完厨房,佐助问鼬可不可以一起去修炼,鸣人嚷嚷着要一起去,被佐助连扔无数个眼刀,依然浑然不觉。鼬戳戳佐助的额头,说带着鸣人一起吧。

 

鸣人欢呼雀跃着放下袖子去戴护额,顺便一把拽走佐助,说你这家伙也去把护额带上,今天让鼬给我们的公平较量做个裁判。

 

柱间和斑看着佐助和鸣人互相推搡拉扯着上了楼,竟也停下了口角之争。柱间回头看着斑,微微一笑。斑低声哼了一下,也勾起了唇角。

 

鸣人和佐助在楼上的争吵打斗声越来越响,鼬本在玄关等着他们,微微叹了口气,一个瞬身上了楼,一手一个拎着后领提溜下楼梯。

 

佐助和鸣人互相挤眼睛用口型说着,“都是你的错!”

 

“放屁,是你先动手的。”

 

鼬把他俩放下,穿好挂在玄关的外套,回头跟柱间和斑道别,然后和佐助鸣人一起出了门。

 

斑淡定地喝了一口茶,吃着橘子。柱间冷不丁抬手摸上了他的脸,惹得他险些把橘子扔飞出去。“你又皮痒了?”斑皱着眉,向后躲开他的手。

 

柱间笑得一脸纯粹,“没什么,刚才的画面太美好,我确认一下这是不是真的。”

 

斑嘁了一声。

 

这一切,当然......都是真的。

 

斑抬头,望向天空那轮初冬旭日,在这世间投下暖色耀眼的白光。

END。

评论(23)
热度(157)
© 鸣门佐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