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l me 佐小白ww(谢吙柴赐名233)
佐助本命,佐鸣佐无差ww
宇智波三四五件套都吃
荼岩/瓶邪瓶/黑花/高桂高威
偶尔开个车
原著向爱好者
也因此并不知道糖为何物【挥手死】
岸本老贼我要跟你谈人生
 

中毒 【cp荼岩/高H/微S嘘M有】

我去,被屏蔽了N遍【躺平】。


高H,微S///M有,很牙白的语言梗有,而且摸着良心说微OOC【捂胸】。灵感来自第一季末期和第二季里神荼霸道总裁爆表的表现。


可以接受这些设定的小伙伴请食用!倒枣!


-------------------------------------我是节操分割线--------------------------------------------

什么时候开始……被吸引的呢?


安岩大口喘着气,然而依然觉得吸圌入的氧气稀薄。


是在公交车上的第一眼就惊艳到了吧…


他努力呼吸,但是扼住自己脖子的手丝毫不肯放送,让少的可怜的空气过肺。


还是他第一次到自己宿舍就按着自己下巴强圌硬地把种子喂进去时…


濒临窒圌息的眩晕和脱力让安岩觉得浑身的痛楚都在远去一般。


还是他对自己不屑的白眼无奈的表情和不满的蹙眉…


然而在所有感觉一点点要远去时,肺部的痛感和身下不断冲击的快圌感,兆告着马上就要到来的高圌潮将会多么异常的猛烈。


安岩自己也不知道了,到底是神荼把自己抱起来护在身下时,还是把自己生硬地拽到一边不要挡路时…他就被吸引了,一种宿命般的吸引,毒圌瘾般欲罢不能。


到底有多么上瘾呢?


以至于他此时此刻双手被绑着,脖子被掐着,衣服被扯破,身圌体被弯折成夸张的角度,被神荼强圌暴着。


神荼精壮的上身赤圌裸圌着,随着他用圌力的动作每一条肌肉的线条都在昏黄的灯光下闪着汗水的微亮,情圌色的汗气蒸腾在狭小的空间里局促的小床圌上。


神荼布满了细密汗水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专注地对着身下的人施圌暴。他刚才的进入霸道又蛮横,没有任何前圌戏,全部顶圌进去的同时,安岩的小圌穴就因为软组圌织撕圌裂而流圌出了血。


他看着安岩紧闭的眼睛流下生理泪水,在眼角聚圌集片刻然后顺着那秀气的脸颊快速滑圌下。第一次的时候,只是看着这个过程,他几乎就要射圌出来。安岩颤圌抖的身圌体,流圌血的小圌穴,惨白的脸,痛苦的喘息……


想圌操哭他!


此时安岩濒临窒圌息发出的闷圌哼,带着一下下被抽圌插的律动,断断续续成最能刺圌激到神荼的呻圌吟。他用圌力拍打着安岩的臀圌部,在淫圌靡的肉圌体碰撞声中清脆的响着,听上去生疼。


安岩的脸侧早就落满了生理泪,随着神荼越来越控圌制不住的冲击滑圌下。


神荼猛地压下圌身去,头抵在安岩肩胛骨处,托住安岩臀圌部的手也猛地收紧力度。想用自己狠狠撕圌裂你,看着你一边哭一边爽的样子。


“很痛苦吧安岩?”他在安岩耳边低音炮般,“但是你觉得很爽吧?”安岩沉浸在后圌穴内肉圌棒的动作中没有回答。


神荼突然停住动作,“想要吗?”


安岩痛苦地扭圌动着,点头。


神荼大力地顶了一下然后又退出小圌穴,在小圌穴圌口上若即若离地碰着,“那你就跟我要。”


安岩向后仰着,微微睁开眼睛。他看不到神荼的脸,只有模糊的天花板。“神荼……我要…”


“你要什么?”神荼的手突然温柔了点,松了松对脖子的力道,轻轻扣着安岩脖子上细圌嫩的皮肤。


“我要……要你操圌我……呜!”


手上的力道加重的同时巨大滚圌烫的肉圌棒顶圌进了小圌穴。神荼剧烈的动作让安岩终于忍不住喊了起来,那一声声的哀鸣就是祈求就是情话就是春圌药。


想让你天天求着我要,想天天操到你不停地要!


在窒圌息的边缘感受到的快圌感,简直下一秒就去死都没有遗憾,那是可以让人疯魔掉的快圌感。安岩的精圌液随着他全身的绷紧射圌到了自己胸膛和下巴上。


神荼狠狠向里顶了几下,将全部都毫无保留地射圌到安岩最深处。安岩随着神荼松开自己脖子,大口喘息,口水也顺着唇角无力地流圌出。神荼在安岩耳边重重的喘着气,感受着安岩的身圌体因为太过剧烈的高圌潮过后而控圌制不住的间歇性颤栗。


“能不能…吻我……”安岩闭着眼,努力平复着呼吸和身圌体。


每次结束,他都会这么问,但是每次神荼都用实际行动回答他。


不能。


神荼摸圌着安岩被绳子勒出圌血痕的手腕,然后一路摸圌到他肩膀,脖子,最后到脸。他拨圌开安岩眉眼前濡圌湿圌了的碎发,看着他苍白的脸和脸上不知是汗是泪。


他看到安岩本来已经软圌下去的性圌器又摇摇晃晃的要站起来了。


果然是敏圌感的身圌体…太敏圌感了…稍微一碰就浑身开始发出想要的信号。信号强烈到,连神荼都开始有点硬了。


到底自己…是怎么了呢…


安岩知道神荼把自己抱起来了,坐在他双圌腿中间,面对着面,把自己的双圌腿环到了他腰上。


他能看到他了……终于能在做圌爱的时候看到他了……


他努力聚焦,去看神荼的脸。神荼把他绑在一起的手挂到自己脖子上,然后托起他手圌感颇好的臀圌部,到自己炽圌热的肉圌棒上方。


“……嗯……”安岩闭眼咬牙。他知道这一下又将会是撕圌裂一样的痛苦。


果然神荼把他放下来丝毫没有手软。“自己动。”神荼命令着,两手扶住安岩的腰。


安岩用尽力气动了一下。动的时候自己的性圌器还会夹在自己和神荼身圌体中间被摩擦到,带来电击般的快圌感。


“还不够。”神荼猛地一顶,安岩尖圌叫出来。


“要爽就自己动。”他在安岩腰上捏了一把,安岩下意识扭了下腰,顿时二人都一声低喘。


安岩咬着下唇,双手挂在神荼脖子上,头向后仰着,身圌体贴在一起,努力动着。


这幅表情让神荼看得入神,下圌体一阵一阵缓慢的套圌弄别有一番风圌流情圌趣。


“你骚起来的样子,让我真想把你操到死。”他扶起安岩的头,在他耳边说道。接着不等安岩有什么反应,他另一只手扶着床头跪坐起来把安岩顶在床头,猛地抽圌送起来。


安岩手还挂在他脖子上,能感受到神荼做圌爱时口圌中重重的呼吸。


我最想要的……最想要的……


在阵阵冲击的快圌感中,他模糊的意识里浮现出了第一次的场景。


第一次做完的时候痛感远远超过快圌感。安岩当时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正常的如厕了。第一次结束后,他攥着床单一点点试着爬起来…他可是安岩,一个行走在浮夸的世界中绝对不向任何人妥协的安…


神荼按住了他肩膀。他抬头,看到神荼摇了摇头,“你不可以坐起来。”然后指了指安岩一片狼藉的下圌身。


安岩移开视线。又羞又辱。全程神荼都几乎不让他看见脸,没有爱圌抚,更没有…连一个吻都没有……


他听到神荼穿好衣服的声音。


“能不能…”他终于还是说出了口…他绝望一样闭上眼说,“吻我一次……”


没有回应。他启唇要叹气,却被一个温润的触感附上了双圌唇。他不敢相信地僵住,连呼吸都不敢继续。那个吻不轻不重地碾转着,没有深入但触觉无比清晰,力度刚好的让他感受到真圌实性。


等安岩慢慢睁开眼的时候,神荼已经离开了。安岩撑着双臂,攥皱的床单被松开又攥紧。


第一次就如此粗圌暴,身圌体的虚弱和疼痛那么的强烈……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无比迷恋那个人的一切……


而一回想那个吻,那种想溺死在这个吻,溺死在那个人的身圌体下的冲动甚至于渴望,就无比明显。


然而第一次之后的每一次,神荼再也没有吻过他。


这一次也一样。


再回到还在小床圌上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神荼在抽圌送中腾出手捏住他下巴,“你竟然还有余力走神。”


安岩被捏着下巴说不出话,能感受到下面的冲击加大了力度。他的后脑勺顶在床头上感觉生疼。


神荼的手臂绕到他脖子后面,拽住他的头发强圌迫他仰起脸,无法看到自己。


不管这个人在想着谁,神荼狠狠地占有着侵略着,他要让这具身圌体永远记住自己的感觉,让这具身圌体再也不能对别人产生渴求。


安岩白圌皙的脖颈和颤圌动的喉结露在神荼眼前。两个人的动作宛如吸血鬼和他的猎物。神荼一口咬了上去,血顿时就顺着脖颈流了下来。


神荼的唇齿落上的触感,皮肤被咬破的痛楚,身下愈发强烈的冲击……安岩带着哽咽断断续续叫着“神荼”。在神荼吮圌吸他伤口的瞬间,安岩急促地一喊,射圌了出去,正喷溅到两个人的胸膛上。


脱力的安岩腿也盘不住了,松开在神荼两侧,随着身上人的动作在空中颤圌动着。


神荼看着他一副要失去神圌智的模样,用几乎要把安岩彻底折断的力道狠狠地发圌泄而出。白色的爱圌液从身圌体连接处流圌出。


平复了片刻,神荼却没像平时一样抽身走人。他直起身,连带着还挂在他脖子上的安岩也被圌迫直起身。


“跟我做的时候,你在想别的事情。”声音很冷,冷地像锁龙井的空气。


安岩慢慢地睁开眼,好容易对焦到神荼的脸上。


“说,你在想谁。”他皱起眉头,扣住安岩的下巴。


安岩只是看着神荼的脸。原来近距离看他是这样的啊……好看到让他移不开视线,也想不了事情。


“说。”手上的力度加重。然而安岩对痛感已经有些麻木。


他咳了一声,“能不能,吻我…”


“啪” 安岩声音刚落,神荼一巴掌扇了他脸上。


“说。”


“我在想我们第一次…还有最后,你吻我。”


他撒谎。神荼锁眉。


可是安岩却突然勾起了唇角,一滴眼泪单薄地从这个无比失意的笑边滑圌下。


神荼愣了一下。他,没有撒谎……


他竟然…在想他们的第一次?


一种之前所不曾有的悸圌动狠狠揪紧了神荼的胸口。他松开手移开视线。他从安岩还绑在一起的双手中间退出去,给他解绑。因为勒得太紧太久,白圌皙的手腕已经磨得血肉模糊。


解圌开之后安岩彻底瘫圌软,倒在床头微微颤圌抖着。


被子扔到了安岩身上。


安岩在模糊中看着他穿好衣服,拿起黑色夹克向门外走去。


安岩闭上了眼,沉沉睡去。


神荼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回头看了一眼呼吸平稳着睡去的安岩,扭来把手走了出去。


每次离开这种粘圌稠混沌的空间,安岩就能保持平常的状态,和神荼是朋友是搭档。然而每次当神荼把门反圌锁的声音“咔嗒”落下,他就觉得自己体圌内有另一个自己控圌制了身圌体和神圌智。


他从最初的恐惧,到隐忍,到接受,到享受…到底自己怎么了他已经完全不明白了,想不通了也不想想了。


沦陷了。


当安岩在贝希莫斯庄园的神迹里攥圌住神荼的手时,他才想到,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触圌碰神荼。


神荼,你给我醒来……给我醒来啊!


握住的刹那,神荼郁垒之力交融,神荼的内心同他的力量一并涌圌向安岩。


那些童年深埋在记忆中的恐惧,那些对未知的威胁惶恐不安的逃避,那些仇圌恨那些不解那些执念那些纠结……直到安岩在他的记忆中看到自己的脸。


在法国酒店的豪华客房里,厚重的红色窗帘把夕阳余光过滤成暧昧不清的光调,洒满了那张凌圌乱狼藉的大床。


神荼的掠夺这一次空前疯狂。出国半年来没有碰过安岩这的身圌体,他却自己千里迢迢一路寻了过来。他难道就不害怕自己,不庆幸终于摆脱了那段扭曲的关系吗?


安岩被神荼从后面压到墙上,身后身圌体的炽圌热和身前墙面的冰冷交替刺圌激着他的身圌体,还刺圌激着已经被神荼玩圌弄过一遍的性圌器。


神荼一手按着他的肩,一手在安岩有着郁垒之印的臀圌部用圌力揉圌搓圌着。这次同样是半强圌迫着他,却有着和往常不同的感觉。


什么感觉呢这到底是……


神荼把右手指伸进安岩张圌开的口圌中。安岩想吐出去,神荼却更用圌力的插圌进去。安岩含圌住手指的时刻,却忍不住被颤圌抖…这是神荼的手指…他虔诚一般从指尖舔圌到指根,那触觉竟让神荼险些呻圌吟出来。


一定是哪里不对……神荼抽圌出手,从安岩口舌间带出几缕色气满满的银丝,滴挂在他下巴和神荼的手指上。他用这只手向下握住安岩的涨大的肉圌棒,用湿圌漉圌漉的食指挑圌弄着粉圌嫩的龟圌头。


安岩大口地喘着,背部漂亮的蝴蝶骨如同蝴蝶振翅,背脊线一路清晰,随着身圌体的振动而颤圌抖。这一年锻炼出的肌肉线条饱满结实,撑着背部滑圌嫩的皮肤紧致又有弹圌性。


神荼终于明白哪里不一样了…他低下头,顺着安岩的脊梁骨一点点舔圌着。


他想尝他,不只是用身圌体去尝,他想用舌圌头去尝,他想知道他的味道,是不是和他看上去一样美妙。


果然比看上去还要美味。这样的人,竟然会容忍了自己粗圌暴的欲圌望,竟然会为自己流下那样失意的眼泪,竟然会不远万里寻找自己……


安岩,你到底是要怎样!


神荼粗圌暴地把安岩推到床圌上,一边大力凌圌辱着他的小圌穴一边终于低声问出来,“安岩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个人到底想怎样?”


这个别扭的动作却最大限度地摩擦到安岩的高圌潮点,此时那一阵高过一阵的快圌感已经让他神圌智不清。


“我想要…你操圌我……神荼……啊!不要…停……”


神荼在小圌穴中的性圌器被这句话刺圌激得血脉膨圌胀,又粗圌大了几分紧撑着那红肿了的肉圌壁。神荼没有回应,那句话让他的神圌智也彻底失控。


好想干到他意识不清,干到他在自己身下疯癫痴狂,干到他求着自己不要抽圌出去就这样一直做下去……


快不行了……好像马上就要到来的高圌潮会摄去生命……


神荼猛地弯下去,再射圌出的同时咬住了安岩的唇,狠狠地吻着,撬开双圌唇肆无忌惮地进入口圌中掠夺着每一口空气,每一丝唾液。


安岩的全部都是属于他神荼的,全部的全部。


这样疯狂地想着,疯狂地吻着,还没抽圌出来的性圌器在这个吻之下很快地再次勃圌起,利圌用刚才射圌出的浊液做润圌滑,慢慢开始着抽圌动。


安岩觉得自己一定是快死了。这种自己就要被一种充实感撑裂了的感觉。他想如果死在这个时刻,他愿意。被神荼拥圌吻着,被神荼不知疲倦地要着……就这一刻吧,永远的停留在这一刻吧,他愿意。


直到午夜的钟声响过,精疲力尽如同虚圌脱了般的二人才分开彼此,在早已斑驳不堪的床圌上平复着呼吸。


神荼下床。


他果然又要走了……安岩扭开头不去看。


下一刻却被公主抱的姿圌势揽入了神荼结实的胸前。


“你……?”他又累又渴,说了一个字就脱力。


“洗澡。”神荼言简意赅,把他放入圌浴缸中靠好,放出温水,然后出去拿了瓶矿泉水扔给他。


安岩有些懵。以往做这种事之前之后神荼是一定不会说话的,做的时候也几乎不说话。他俩基本只有在外面正常相处的时候才会说话,才会这样互动……


神荼见他没反应,白了他一眼,“二货。” 然后跨进浴缸,坐在安岩对面,一把拿过矿泉水拧开盖自己仰头灌了两口,接着过去附上安岩的嘴,喂了一口进去。


水顺着安岩嘴角流下了一滴,神荼舔掉,正听见安岩吞咽的声音。


安岩依然懵懵地看着他。神荼摇了摇头,安岩嘴角的水,吞咽的声音,还有这表情……简直就是再一次的邀请。


“你简直是毒药。”神荼欺身而上的时候凑在安岩耳边低沉地说。


安岩从开始以来第一次主动地伸手抱住神荼的身圌体,把头靠在他头上。


“不,早在第一次的时候我就已经中毒了……中了叫做神荼的无药可救的毒……”


End





评论(9)
热度(140)
© 鸣门佐道 | Powered by LOFTER